阿里巴巴的社交梦

阿里社交梦.jpg

一个小和尚问方丈:“师父,我念经的时候可以吸烟吗?”方丈怒道:“不行!”另一小和尚问:“师父,我吸烟的时候可以念经吗?”方丈:“当然可以!”…


现实中这绝不仅仅是个一笑而过的段子,这是阿里做社交真实的写照。


阿里对移动社交应用的执着追求,伴随着微信的兴起一直延续至今。


从投资陌陌、微博到亲自操刀推出来往、钉钉,阿里对社交一直魂牵梦绕但也频频碰壁,一直不得其法。


阿里并不是在意微信的社交市场地位,而是在意未来消费者的使用习惯或者说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入口。


阿里做社交产品几乎从未成气候,所有社交尝试从桌面时代到移动时代无一大成,倾注心血的来往也早已被微信甩得远远的,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。


不过,现在的问题是,即使支付宝钱包新版本支持大家方便地和小伙伴聊天了,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用支付宝来聊天呢?


比如当年的泡泡败于QQ,后来的米聊输给了微信。不妨想象一下,支付宝钱包和微信们争抢好友结果会怎样。用支付宝钱包我能和谁聊天呢。


支付宝钱包的定位与微信、微博等社交应用不同,其体现的是工具属性。工具属性的支付宝钱包同样也难以突破,除非它剥离了工具属性,不过那时它更不太可能具有价值了.


我们可以容忍微信增加支付功能,这样能给我们带来生活上的便利(购物等)和趣味性(如微信红包);但却难以接受用支付宝钱包来聊天的作法。


总之阿里的处境就像段子里的第一个小和尚,虽然两个小和尚最后都是“念经+吸烟”,但从社交做电商,易!从电商做社交,难!